看黄片神奇

看黄片神奇婉兮也是一怔,下意识抬眸瞟向多贵人去,自己的一张脸还是已然控制不住红了起来。

多贵人则低垂着头,从婉兮的视角看不见她面上神情。

可是,婉兮还是瞧得出,多贵人手上微微一颤。

婉兮回眸,瞪了皇帝一眼,心下悄然松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

皇帝一副认罪伏法的神情,伸手攥住了她的手。

婉兮心下便又是悠长地叹了一口气。

虽心下还是有些小别扭,不过还是抬眸唤住了多贵人,“你拿的是什么?”

多贵人手里拎着一个药褡裢,褡裢一头儿装的是些必备的药材,另一边装的是些器具。这会子多贵人从褡裢里头正往外拿的,是几个竹子削成的小罐子。

已是一个多月,婉兮未曾再与多贵人说话。这会子忽然听得婉兮主动与她说话,多贵人便又是重重一震,有些不敢置信,有些紧张地抬眸盯住婉兮,“……嗯?”

多贵人还是有些不敢认定婉兮是与她说话了。

婉兮也有些尴尬,这便硬生生别开目光,不去与多贵人对视。

“我是问……你掏出的那些竹子罐子,是做什么用的?”

不知道你现在在那里

.

多贵人这才确定是婉兮在与她说话,这便有些欢喜,又有些紧张,手里那几个罐子一时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的,还有一个干脆掉在了地下。

“回,回令妃囊囊,是,是要为皇上放血拔罐儿用的。”

婉兮吓了一跳,顾不得尴尬,转回眸子来盯住多贵人,“……你们蒙古大夫,用火罐儿给人放血?”

原本说给皇上“放血”,婉兮还以为也就是用针尖儿挑破了皮儿,往外挤一滴血那么样儿罢了;却哪里想到蒙古大夫的放血疗法,是要用拔罐儿这么彪悍的手法!

多贵人怯生生抬眸,尴尬地望一眼婉兮,这便错开目光,点了点头,“对,就是拔罐儿。”

皇帝这才可怜兮兮摊摊手,“喏,所以爷才害怕,才非得攥着你的手。要不然,就那么一两滴血的话,爷哪儿至于吓成这样儿……”

婉兮也急了,这会子便也顾不上自己心里的别扭,她拨拉开皇帝的手,这便几步走到多贵人眼前儿去,“你确定,要用这火罐儿来放血?你究竟能不能行?”

宫里太医院里御医、太医虽然多,可是从前都只是汉人;还是后来皇上为了查婉兮的身子,才加入了满人御医进来——总之太医院里这会子,是一个蒙古大夫都没有的。便是想找个参详的人,一时手边儿都没有合适的。

多贵人倒是已经平静下去些,淡淡垂首,淡淡地笑,“囊囊知道么,我们大草原上,不是时时都能遇见大夫的。我们蒙古人世代游牧,哪里的水草茂盛,就带着家人和牛羊,套上勒勒车,逐水草而去。”

“有的时候儿,毡房周围几十里都别无人烟,只有自己一家人。不论是牛羊病了,还是家人病了,都来不及骑上马去找大夫。那时候能做的,除了向长生天祈祷之外,就是得靠自己了。无论是头疼脑热,还是骨断筋折,都得自己尝试动手来治。”

“故此我们蒙古人,尤其是要当妻子和母亲的蒙古女人,从小便要多少学一点治疗的本事。将来总有一天,自己的男人可能出去放牧,几天没能回来;又或者自己的男人和儿子要出去打仗,一年半载都回不来……那家里的家人、牛羊,就都得靠这个女人,所以我们没有谁能依靠,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

“所以虽然我不是大夫,但是对付这点子头疼脑热,我还是有把握的,囊囊放心就是。”

多贵人徐徐说完,终于抬头,目光静静迎上婉兮的眼睛。

“况且,我不会忘了,我要医治的人,是天子,是我们蒙古的腾格里特古格奇汗。他的安危,牵系着我自己和我母家多少颗脑袋呢,我若没有些把握,哪儿敢贸然毛遂自荐?”

皇帝也含笑,长眸温煦凝注婉兮,“不要紧,叫她试试。”

.

婉兮垂下头去,轻咬嘴唇,“……那好吧。只是,若要拔罐儿,也别用这些竹子罐子了。竹子本就容易干裂,这会子又是大正月里;你再在里头燎火,那就更不保准儿了。”

婉兮说着自己走向里间,从炕衾抽匣里取出一盒子小陶罐子来,搁在多贵人眼前儿。

“你瞧瞧这些陶罐子,可用得上?”

多贵人不由得挑眉,“囊囊也懂拔罐儿?”

婉兮点头,“怎么能不懂呢?正如你所说,咱们都是当娘的人,自己的孩子寻常有些小病小灾的,便也有不想请大夫,更想自己亲手给解了去的时候儿。我虽然知道孩子们年纪小,不宜用拔火罐儿,可心下就是忍不住总琢磨。”

“况且我自己身子里寒气大,到了冬天难免总有些地方儿觉着凉,便也总想着应该学学拔火罐儿。”

婉兮说着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扒拉了一下那些小罐子。

多贵人瞧着,便没忍住,还是轻轻笑出了声儿,“……囊囊这不是拔火罐儿用的,是给阿哥和公主们过家家用的吧?”

那盒子里的陶罐儿,小的只有大手指肚那么大,一看就像是给皇嗣们玩儿的那些小玩意儿。

婉兮有些不好意思,便也点头,“是。终究也是要给他们掂对些玩儿的,我便混合了想拔火罐儿的心思,两厢结合着,叫窑户给烧出来瞧瞧。”

“若能用当火罐儿,就留着以备万一;若证明不能用,那就权当给孩子们过家家儿的摆设儿了。”

多贵人收起笑,拿过来细看,“这些陶罐儿虽大小不均,可都是肚子大、两头窄,且口沿儿平滑……是能受火气的,可用。”

婉兮这才悄然松一口气,“……我便觉着,这陶罐儿该比你那竹子罐子更稳妥些。不如你先那拿我试试,瞧这些罐子可用得?若能用,再给皇上用罢。”

皇帝伸手过来又扯婉兮,“……胡来!”

婉兮一拧身子,将皇帝手给甩开,侧眸悄悄儿瞪了他一眼,“皇上别管~”

.

婉兮径直拉多贵人进了里间,还亲自将隔扇门给带上了。

多贵人便也不多说话,只开始预备拔火罐儿。

预备好了,多贵人这才深吸一口气,望住婉兮,“囊囊合在哪儿?”

婉兮眼帘半垂,“皇上是头疼,那自然该合在额头上。那你就也先往我额头上合吧。”

多贵人却有些迟疑。

婉兮娥眉轻挑,“你放心合就是……大不了,等合完了,我找个宽阔些的抹额给勒上就是。”

说到这儿,婉兮自己也有些忍不住笑起来。

两人之间本还有些尴尬在的,婉兮这样一笑,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便努力忍着,目光瞟过多贵人,“……你别多心。我是想起来小时候在庄子里,但凡到了冬天,总能见着有些老太太额头上印着火印儿。有的火印儿实在太大,抹额和头巾都盖不住;还有的,这脑门儿上左、中、右一排……我跟小姐妹们就忍不住笑,私下里偷偷说她们是‘老妖婆’。”

多贵人便也忍不住笑了,“妾身方才迟疑,不敢给囊囊合,就是怕成了这样儿……”

婉兮倒是轻哼一声儿,“不怕,没见我还给你那些小的么?那就是我仔细想过的,那印子必定小,用抹额便能盖住了。”

多贵人这便点头,以小纸烧见焰,投入那最小的罐子里,随即便将罐子摁在了婉兮额头上。

那罐子中有火气,便自行吸在了婉兮脑门儿上。婉兮与多贵人这样面面相对也不自在,这便赶紧起身,走到妆镜前去瞧自己的模样儿。

瞧着瞧着,也是忍不住笑弯了腰。

“像被蚂蟥(水蛭)给咬着了!”婉兮用手托了托那小陶罐,“我小时候,哥哥跟着农户一起下水田去,结果被蚂蟥给咬在脚脖儿上。他跳上岸来,那蚂蟥却也不撒口,那模样儿就跟现在一样。”

多贵人也忍不住跟着笑,却没忘了忙提醒,“囊囊且忍忍,不能自己揪下来,得等罐子里的火气都进了身子,它自己掉下来才有效。”

婉兮瞧着自己一脸的笑模样而,便又有些尴尬了,赶紧将目光收回来。多贵人也是急忙垂下头去,只尴尬地解释,“囊囊放心,拔罐可治风寒头痛及眩晕、风痹、腹痛等症。可使风寒尽出,不必服药。”

婉兮便也清了清嗓子,“……我知道,皇上更知道。我刚进宫的时候儿,就乾隆七年那会子,皇上就叫太医吴谦编修了《医宗金鉴》。那本医书可是皇上下旨征集全国的各种新旧医书,并挑选了精通医学兼通文理的七十多位官员协助吴谦共同编修,历经三年编修而成的。”

“《医宗金鉴》里头的‘刺灸心法要诀’中就提到拔罐法。说若遇疯狗咬伤,‘急用大嘴砂酒壶一个,内盛于热酒,烫极热,去酒以酒壶嘴向咬处,如拔火罐样,吸尽恶血为度,击破自落’。《医宗金鉴》这书名儿都是皇上亲赐的,故此皇上对内里的记载自然了然于心。”

婉兮隔着镜子,静静看着多贵人。

“是皇上觉着你这法子可行,他准你尝试,就是不光信这个法子,更是相信你。故此,虽说我有百般的不放心,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你只需——用对我这样的法子,放心大胆去治疗皇上便罢。”

多贵人一怔,倏然抬眸望向镜子,喉头忽地有些哽咽,已是说不出话来。

少时,那小陶罐终于自行掉了,婉兮抬手捂住那红火印儿,红着脸看镜子中的自己,不好意思地嘀咕,“……我也成那‘老妖婆’了。早知道自己也有这样老了的一天,小时候儿真不该贫嘴~”

玉蕤急忙找出一条黑天鹅绒的抹额来。

多贵人微微一个迟疑,便也忙起身,拦住玉蕤,从玉蕤手中将那抹额接过来。亲自伺候婉兮,裹在额上。

.

多贵人给皇帝用火罐儿放了血,这便告退而去。

“天然图画”又恢复了平静,窗外只听见那光秃了的树枝静静在风中摇曳,那在寒风中依旧顽强的沙沙之声,隐约竟也有那么几分悦耳。

婉兮紧抿嘴唇,小心给皇帝按着额头。

他那不止是拔火罐儿,还是放血。比婉兮多了一道程序,是在拔火罐儿之前,先将额头的血管刺破了,用那火罐儿往外“拔”那淤住了的血去。

每个地儿都拔出来不少的血,看得婉兮有些惊心动魄,这便小心用指尖儿给皇帝按着额头,叫那血管平静回去。

皇帝倒是轻笑,“还真别说,兴许那低烧、头疼,就是叫淤血给滞住了。叫多贵人这几个火罐儿拔下来,将那一段淤血都给拔走了,血脉就又通畅起来。这头啊,好像还真的不疼了。”

婉兮轻哼一声儿,“准噶尔就是皇上额头上的淤血,什么时候准噶尔彻底平定了,皇上的头才能全然不疼了——也唯有多贵人这样儿,同时出身喀尔喀和厄鲁特、成吉思汗后裔家族的格格,才能帮皇上这么拔出这段淤血来。”

皇帝忍住一声轻叹,伸手攥住了婉兮的手。

婉兮深深吸一口气,对上他的眼,“……奴才,其实心下全都明白。奴才只是,这回忍不住发了些小性儿。爷可怪奴才?”

皇帝伸手,将婉兮拉进怀里,放在膝上。

“说说吧,那也是你心底的‘淤血’,不拔出来,便堵得疼。”

.

皇帝的体温和气息,将婉兮紧紧环绕住。婉兮便忍不住抽鼻子,垂首低声道,“……其实奴才没忘了自己的身份。奴才是皇上的后宫,便从正式初封那天起,就知道自己的本分:什么时候该争,什么时候儿不该争,奴才都明白的。”

“多贵人也是皇上的后宫,皇上同样也是她的夫君,她便是有什么心思,都是她该有的权利,我不该故意给她掉脸子的——可是她终究曾经与我那样亲厚。这身边儿的人忽然这样儿了,我便当真有些难受了。”

因这样的缘故,婉兮便想起从前那忻嫔在永寿宫里的模样,耳边就是忻嫔一声一声的‘令姐姐’……她这会子的脾气,其实不全是对多贵人的,也有过去对忻嫔的那一段记忆的。

婉兮说得难受,便转身抱住了皇帝的脖子。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奴才终究还是有些恃宠生娇了。奴才也是凡人,奴才这三年接连给皇上添了三个孩子去,奴才就被皇上给惯坏了,自己心下便也骄矜起来了。便总想着,将皇上独独霸占了去,不想给别人儿了。”

婉兮将面颊贴住皇帝的面颊,“爷……便生了奴才的气吧,更别再如这三年这般惯着奴才。奴才可也是恃宠生娇的人,叫皇上给惯坏了,就也会这样儿不分轻重了。”

.

皇帝含笑听着,听到后来,眼中也是微微涟漪了。

他抱紧婉兮,轻叹了一声儿,“傻样儿!爷惯不惯着你,是爷自己心里的愿意,又岂是你说让与不让的?”

“爷既然惯着你,便是早就知道你是值得爷这样惯着的;爷既然能惯着你这三年,又或者说是那长长的十九年……那爷凭什么就不能继续惯着你了?”

“你恃宠生娇,那是爷惯出来的;既然有爷惯着你在先,那你恃宠生娇起来,那就是你的资格,爷就也愿意受着你的小脾气儿——爷自己惯出来的毛病,爷难道还不自己受着?”

.

婉兮原本是准备听皇上说些语重心长的话出来,比如说说多贵人身份在今年的要紧,或者再说说孙灏的那件事儿——可是哪儿想到,皇上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番的“歪理”!

更何况,这位爷都马上五十了呀……

婉兮便又是忍不住扭捏,又是忍不住笑,在他怀里扭股糖似的拧了几圈儿,终是无奈地举起拳头来,轻轻砸在了他肩上。

“爷说些正经的话,就不成么?爷说这些,叫奴才心下又如何自处?奴才这会子……便更惭愧了。”

皇帝大笑,捉住她的拳头,“爷都说了,这都是爷给惯出来的,爷自己活该受着;你又惭愧什么去?”

婉兮红着脸伏倒在皇帝怀里。两臂圈着皇帝的脖子,却不肯再叫皇帝看见她的脸。

她目光放远,“……奴才这会子为何非要耍这小性子?就是因为,奴才实则心下都明白,今年这个特殊的年头,皇上理应盛宠一位厄鲁特的格格。不是多贵人,那也应该是祥常在。”

“今年注定是平定准噶尔的大庆之年,厄鲁特蒙古、喀尔喀蒙古,以及这内外扎萨克蒙古各部旗盟都在翘首看着后宫里这几位蒙古嫔妃,尤其是多贵人和祥常在两位。而多贵人又是成吉思汗后裔的博尔济吉特氏,故此皇上怎么都该宠多贵人才是。”

“宫外人不知道后宫具体情形,用以判断后宫是否受宠,便也只能从位分、皇嗣两个方向上去猜测——多贵人和祥常在这会子初封的位分低,皇上不可能骤然叫她们越级晋位;故此皇上其实是该给她们孩子的……”

婉兮说着直抽鼻子,“故此不管多贵人自己是否争宠,皇上今年都一定会对多贵人格外施恩……这是奴才不该计较的,是必定要发生的,奴才就是因为太明白,情知不该拦着,奴才心下便反倒更有些难过了。”

皇帝轻叹一声,轻轻晃着身子,摇着婉兮。

就像个父亲,怀里抱着小小的孩子,轻轻悠着孩子,叫她舒服些。

“嗯……你还知道什么了?”

婉兮又抽抽鼻子,“……还有,孙灏劝谏皇上停止巡幸索约勒济一事。那事儿皇上原本说‘朕初阅其词,以为无知罔识事体,付之不问而已’。可是皇上还是问了,并且发了那么一道长长的谕旨来解说此事,那奴才心下就更能隐约猜中皇上的忧虑了。”

“若孙灏说的那些话都是可笑之言,皇上便不会再问;而皇上之所以还是问了,便说明孙灏的话并非都是笑柄之言——便如孙灏说,‘索约勒济,地在京师直北,远与俄罗斯接界。一似轻车前往,不无意外之虑者’……皇上虽叱责,可其实,孙灏说的风险,其实存在。”

.

皇帝深深吸一口气,静静凝视婉兮。

“小东西……又被你看穿了。”

婉兮却笑不出力,仰头深深凝视皇帝,“……索约勒济地处呼伦贝尔,距离京师遥远。且皇上将诸多来降的厄鲁特部落安顿在呼伦贝尔。皇上此番巡幸到彼处去,若这些厄鲁特部落人心有变,那皇上……便陷入他们的重围了。”

“这几年西北用兵,厄鲁特诸部降而复叛的例子还少么?此时他们在内地安顿已经数年,有些部落心下贪婪,希冀朝廷多给游牧地、牛马钱粮,经皇上下旨申饬,心下难免已存不满。若皇上此次深入他们的周边之地——不知道他们到时候会做出什么来。”

皇帝也重重点头,“爷谕旨里虽点明‘今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及喀喇沁贝子瑚图灵阿、扎拉丰阿、俱在朕前。试问索约勒济、非即伊等之部落家室耶?伊等非国家教养之子孙臣仆耶?以伊等恭诚望幸,迎请尤恐不及,而谓有意外之虑,当亦梦呓所不应出此者矣’……可是这话,爷不过是说给这班蒙古臣子听的,用以敲打他们罢了。”

“爷心下……实则也不妥帖。”

.

婉兮轻笑点头,缓缓抬起头来,对上皇帝的眼,“爷别怕,多贵人的母家就在呼伦贝尔呢。噶勒杂特部是三万户的大鄂托克,多贵人的阿玛根敦又是大宰桑……便是他们一路来归,途中遭遇乌梁海劫杀,大部分人户都已失去,可是根敦这会子佐领里还是有一百四十多户。”

“其余周边的杜尔伯特、明噶特等部,人户都不及根敦手下人户之多;再者,根敦为成吉思汗后裔的博尔济吉特氏,对杜尔伯特和明噶特等各部,也有巨大的影响。只要爷到呼伦贝尔时,有根敦陪伴在畔,相信那些来归的厄鲁特各部,心下杂念必定不敢丛生。”

皇帝定定望住婉兮的眼睛。

婉兮受不住皇上的目光,再度伸臂抱住了皇帝的颈子,将脸藏住。

“……爷这次出巡的安危,多贵人母家重担在肩。唯有多贵人得宠,才能叫她母家安心;才能叫那些来归的厄鲁特各部,归心。”

“奴才都明白……爷,奴才耍这顿小性儿已是耍了一个月去,奴才心下却没糊涂。奴才耍够了,爷放心吧。”

.

这一晚,皇帝与婉兮,缠绕许久。

皇帝这一晚不准熄灭灯烛,非要细细瞧着婉兮的神色。

婉兮害羞不过,推着皇帝软求,“……吹灭了吧?”

皇帝却按着她的手,“……谁知道你会不会暗中掉泪?爷非要盯着,看你是真的欢喜,而不是强颜欢笑。”

婉兮心下原本还是有一点子酸楚,不过叫皇上如此一说,那点子酸楚,便也淡了好几分去。

只得打点精神,更为投入地与皇帝棉缠,砥砺不绝……

终究,皇帝亲眼看见他的小奴儿渐入佳境,那眉眼神情已是陷入迷离,陶醉其中。

他这才放下心来,将自己的所有气力,全都竭献而出。

婉兮这一晚在他怀里,摇曳成了风中的叶。不由自主,瑟瑟不休。

最后的最后,婉兮青丝斜落,不小心露出了额头的火印儿。皇帝见了便不由得大笑,这才不小心泄尽了劲头去,不得不躺下来,抱住婉兮,停住了动作。

婉兮这才想起脑门儿上的红印儿,这便不好意思地拍皇帝一记,“爷不准笑!”

皇帝含笑拍拍自己的脑门儿,两人额头相抵。

皇帝呢喃道,“……咱们两个,一个样儿。”

婉兮在沉入睡梦之前,心下缓缓流淌的一句话是:“夫妻一世,同苦共甘。便连这头上的火印儿,也要一样一样的才好。”

爷的淤血,她的疼,也都是一样一样儿的啊。

惟愿爷的淤血早日拔尽了,那她便也不会再疼了。

.

二月,虽说终于过完了年,可是后宫却也半点松快不下来。

这个二月,又是三年一度的后宫选秀了。

不过幸好,西北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正月初六日,富德、舒赫德所部于呼尔埔,遇由叶尔羌城而来之五千叛军,厮杀四日,且战且进;

初九日,富德、舒赫德部接近黑水营,阿里衮、爱隆阿率部赶到,拉开横阵,大呼驰进,两军会合作战,叛军退往叶尔羌。兆惠于黑水营中知援兵已到,立即组织所部突破包围,杀敌千余,尽焚其垒。叛军大败;退回叶尔羌城。

正月十四日,兆惠军与援军会师,撤还阿克苏。黑水营之围,终解。

便也是在这个二月,内务府传说,多贵人遇喜。

.

皇后那拉氏陪皇帝、皇太后,挑选八旗秀女;婉兮的永寿宫里,则迎来了祥常在。

婉兮好歹念祥常在是厄鲁特的蒙古格格,况且又是与颖嫔同住延禧宫,面儿上若是太生分了也不好,这才叫祥常在进来。

祥常在进门就给婉兮请跪安,行大礼,口称“请罪”。

“小妾当日是跟多贵人置气,言语之间不想也对令妃娘娘有所冒犯了去……小妾回想起来,真是后悔不迭。”

婉兮淡淡应了,“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姐妹同心,尽心尽力伺候皇上也就是了。”

婉兮叫祥常在坐下,祥常在小心凝视着婉兮,“……多贵人遇喜了,令妃娘娘可知晓?”

婉兮淡淡点头,“这是好事儿,我也替多贵人欢喜。”

婉兮静静看一眼祥常在,“祥常在还年轻,你也别急。皇上必定不会亏待你。”

祥常在幽幽摇头,“小妾哪儿有多贵人那么好的福气呢?都这样大的年岁了,又是早年伺候过旁的男人的,进宫来还能得宠,更还能遇喜……这真是大清入关以来,这后宫里独此一件的事儿。”

祥常在抬眸,瞧瞧瞟婉兮一眼,“这恩宠,后宫里都说是头一份儿的。便连令妃娘娘也给盖过去了呢……”

婉兮眼帘轻垂,“怎么说?”

祥常在道,“……令妃娘娘连续三年,连得三个皇嗣。都说令妃娘娘连着三个孩子,都是十月左右坐的胎;可是到了今年,却到这会子了还是没有动静。”

“倒是多贵人传出了遇喜的消息,那必定是皇上的恩宠都被多贵人抢去了。”

祥常在恨恨道,“亏令妃娘娘从前对多贵人那样好……若不是令妃娘娘护着,多贵人早就被皇太后摘了脑袋去!若她还有半点良心,如何能与令妃娘娘争宠去?”

婉兮淡淡听着,淡淡垂眸,“这就是后宫。皇上理应雨露均沾,岂有一家独大的道理?”

“况且多贵人也是皇上的嫔御,皇上也同样是她的夫君,她得宠、遇喜都是应该的。”

祥常在没想到婉兮竟会这样说,面上很有些讪讪的,“……令妃娘娘倒是看得开。若换了是小妾,小妾这心下却是解不开的。”

婉兮点点头,“这世上人心原本不同,也不必求同。”

祥常在愣愣盯着婉兮,原本一肚子准备好的话,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

祥常在悻悻离了永寿宫,这便急匆匆去咸福宫寻忻嫔。

“忻嫔娘娘瞧啊,那令妃竟然这样说!这算什么?难不成,她竟是不当回事?”

忻嫔也蹙眉思忖好一会子,“不当回事?怎么会!若她不当回事,她会一个多月都不搭理多贵人去?”

祥常在咬着嘴唇凝着忻嫔,“……那她这又是何意?”

忻嫔轻笑一声,“既然不是她当真不在乎多贵人的事儿,那就是她还不够在乎你——祥常在,这永寿宫你还得多去,你还得多花些心思来讨好令妃才行。”

“你别忘了,人家多贵人从前是怎么奉承令妃的——刚进宫,就将皇上所有赏赐的银两,都给了七公主当庆生礼去;那七公主身上穿的喀尔喀衣裳,都是她亲手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令妃不是不计较,令妃只是承了多贵人的情了。你要想叫令妃在乎,你就得做出些比多贵人更加情深意重的举动来,才能将令妃的心,从多贵人那儿给夺过来!”

(继续求月票,星星眼~~)

头像

admin

1